“高原玫瑰姐”把一朵花做成脱贫致富大产业

分享到:

6月25日,小金县新桥乡共和村村民在采摘新鲜的食用玫瑰花。 (周琳 摄)

  6月26日,海拔3000米的小金县新桥乡共和村,望着一朵朵正在绽放的玫瑰花,藏族老人喻福良高兴得合不拢嘴,“种了4亩地900多珠玫瑰,按每斤8至10元的鲜玫瑰花收购价,今年能卖到4万元。”

  “玫瑰有刺,不担心野猪拱,收入是种土豆、胡豆的好几倍。”村支书冯正均告诉记者,全村200多户人,有80%左右的村民在种食用玫瑰,种植面积达350亩,玫瑰已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,“仅玫瑰花一项,全村去年实现收入47万元,今年预计可达100万元。”

  “靠种玫瑰,全村去年就实现整村脱贫‘摘帽’。”冯正均说,这得归功于“高原玫瑰姐”陈望慧,是她带村民闯出了山村脱贫增收的好路子。

  野猪拱庄稼引发种玫瑰

  6年前,共和村所在的小金县并不种玫瑰,仅有零星生长的野生玫瑰。一朵玫瑰为何会发展成当地的主打产业?

  “土豆被野猪拱,蔬菜更是被野猪吃。”2011年5月,已是小金县达维镇冒水村村委会主任的陈望慧,上任半年,经常听到村民这样抱怨。

  有一次村民家种的土豆、豌豆又被野猪拱了。陈望慧跑去地里看。她发现,粮食虽被糟蹋了,但地边的两株玫瑰花却完好无损。

  这让她眼睛一亮。会不会是因为玫瑰有刺野猪不去拱?陈望慧回家上网发现很多地方都种玫瑰,村里能不能不种粮食改种玫瑰?

  第二天,她就包了一辆车去甘肃兰州考察苦水玫瑰,随后又去了云南、上海、山东等10个省(市),了解玫瑰产业。

  2012年初,冒水村首次种下50亩食用玫瑰,有大马士革等7个品种,是她从各地买回来的种苗,免费分给村民试种,陈望慧自己也种了1亩地。

  试种很顺利,小金非常适合玫瑰生长,食用玫瑰花期长达5个月。在这里一株大马士革玫瑰可开出30朵花,而其他地方只能开出六七朵花。

  在陈望慧的带动下,根据不同海拔,小金不仅培育了高品质的大马士革玫瑰,还将山东平阴玫瑰与当地的野玫瑰嫁接,创出了独一无二的“金山玫瑰”。

  冒水村也成立了第一个合作社——清多香玫瑰种植合作社,采取“合作社+基地+农户+市场”的模式,鼓励村民改种食用玫瑰。

  玫瑰产品做成畅销爆款

  玫瑰花开后,陈望慧就开始尝试着把新鲜玫瑰花简单加工成玫瑰花酱、玫瑰花茶,部分运去兰州提炼玫瑰精油。

  香味浓郁,含油量高,加工后的玫瑰产品得到了行业人士的好评,这更给陈望慧增添了信心。

  于是,陈望慧贷款新建起4000多平方米的厂房,引进生产设备,形成持续加工1万亩食用玫瑰花的生产加工能力。“我们最大的优势,就是每天能够加工新鲜的玫瑰,现摘现加工。”陈望慧说,现在已开发出十几种产品,远销至日本、韩国等国。

  “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不断提升加工技术。”陈望慧透露,全面形成玫瑰精深加工后,将年产玫瑰花蕾100吨、玫瑰精油200千克、玫瑰醋饮和玫瑰露酒500吨,可实现年产值4410万元,带动3000余户农户增收致富。

  今年,陈望慧还在厂房附近种下了100多亩观光玫瑰。“要打造观光玫瑰基地,形成忆红军、看玫瑰花、品玫瑰茶的旅游发展模式。”

  看到村民挣钱最高兴

  一年前,共和村因残致贫的喻福良一家三口还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靠每月领低保生活。“种玫瑰有了稳定收入,再也不当贫困户了。”喻福良说,现在一年到头还有多余的钱存进银行。今年收玫瑰忙不过来,喻福良还花钱请了一个工人。贫困户张玉林不仅种了玫瑰,空闲时他还到加工厂打工挣钱。

  每到收玫瑰花的季节,也是冒水村陈望慧最忙的时候。为了保证产品品质,陈望慧经常走村串户,要求村民在大太阳出来前采摘玫瑰花。“这样做出的玫瑰产品香味会更浓,品质更好。”

  尝到甜头的村民也积极响应,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起床,头顶着明晃晃的手电筒,到地里采摘玫瑰,成为最美的劳动场景。

  “玫瑰当年种下,来年就能开花,有30-40年的花期,且每年收益都是递增的。”陈望慧说,通过引导村民在家门口种玫瑰挣钱,这是她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儿。

  从最初的冒水村到如今的夹金、共和村、胆扎、石鼓、简槽等村寨,一朵朵脱贫玫瑰在大山深处绽放,给村民生活带来了巨变。目前,已带动小金县9个乡镇22个村2000多户村民种玫瑰,其中带动贫困户700多户、残疾人200多人实现脱贫增收。

  “玫瑰已成县里的重点扶持和发展的产业之一。”小金县农业畜牧和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今年小金已种植食用玫瑰上万亩,年产玫瑰花200多吨,预计2020年玫瑰花产量可破千吨。 (记者 徐中成)

责任编辑:李莎莎